www.shuxiaolong.com 网站已经升级, 最新网址 请关注 www.ink1989.com
做人是门技术活

『人情世态』家族史

2013-10-27  (4/3007) ShuXiaolong

 

 站长 舒小龙,如果几十年前没有我爷爷的那件事,或许今天 我的名字叫做 彭小龙 了;

很多年前,我 爷爷 的爹妈死了,爷爷 和 爷爷弟弟 还有 爷爷妹妹 都还没有成年,所以全部 过继给了 应城田店 那边的舅舅 当子女,全部改姓 彭;

几年之后,爷爷 16岁;于是 他 一个人 回到 应城陡河,改回姓 舒;


回到陡河,爷爷自己给自己 搭了一个茅草棚,然后以一种 乞讨蹭饭 的方式活命;

渡过了最开始的难关,后来种了点田,可以吃得上自己的米饭;

再后来 爷爷就到了 武钢 当工人;

然后 虽然 回到 陡河,但是 田店的 爷爷舅舅 爷爷舅妈 还是很关心 陡河的爷爷;

特意 给 爷爷说了一门亲,也就是我后来的奶奶,女方家的条件 特别好——是个富农(算不上地主)。

当然,女方那边的姐妹 特别多,儿子也有几个。

所以,实际能从 女方那边 得到多少 陪嫁 也是不可能——当然,本身也没有借攀高枝,一步登天的想法,能有个媳妇就很力啦。

女方家 知道 我爷爷的情况之后,就觉得 爷爷 这个人 很有志气。虽然当时物质条件很糟糕,但是有志气,勤劳肯干。也就同意了这门亲。


当时 奶奶嫁过来,真可谓是 一贫如洗,家徒四壁。

后来 就有了 三个儿子,一个女儿。

当然,有些时候,爷爷在 武钢 上班时,奶奶就带着孩子 回娘家。

然后 爷爷回来了,看到家里人都没了,又跑到 田店 把 奶奶叫回来。

确实很苦哈,换做是我,我也要往娘家跑。


再后来,老爹长大,在 爷爷奶奶的 撮合下,在村里 拜了一个木匠为师。

当然,所谓的拜师  绝不像 电视剧中那样:看中你的才华,必生绝学 什么的。

手艺不是白交的,你学手艺过程中,要帮师傅做事;出山之前,靠木活赚的钱都是师傅的,师傅心情好就赏你一点是有的。

除此之外,还要帮师傅家做农活。

老爹挑不动草头,只在那里哭,然后跑回家;然后 奶奶就去 帮师傅家 田里挑。

——学门手艺 不容易呀。


之后,老爹 和 两个弟弟,去武汉那边 学瓦活,当瓦匠。

武汉 到 应城,步行 两天。

——没有不吃苦 就能学到的 本事,是吧!


再后来,老爹和我外公 一起在 聂坡 做事;外公觉得老爹这个人靠得住,有意将 我老娘嫁给我老爹。

但是 我 外婆,是有点不同意的 —— 还能肿样,穷了一点呗。

娶媳妇肯定不是 容易事儿;

除了平时节假日送点东西之外;

收麦子的时候,忙完自家的,老爹还要跑到 聂坡,帮 外公家 割麦子;

最惨的一次 莫过于,外公家的人都回家去了,我老爹就一个人 割到大半夜,没有吃口饭;——这事儿是我老娘 跟我说的。

不知是考验呢,还是真看不上我老爹做人不厚道。

反正都过去了,我就当故事听,当故事写,也不存在怨恨——要是今时今日还能这样娶个媳妇,还是很换算的是吧。


再后来,就结婚了呗。

88年,有了我姐——不行要有个儿子;

按照村里的偏方,床底放一个水壶,水浒中放七个鸡蛋;

于是我就这么有如传奇一样的 出世啦——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后来,奶奶指望再要一个 儿子,结果生了一个妹子——小时候 都称她多的。

计划生育罚款,天天上门;

大人就教我:你家几个伢,我就说 两个;妹子呢,就 赶紧出去躲起来——那时干 计划生育罚款的人 真的是 生儿子没屁眼的人呀,有木有!

听老娘说,村后姓魏的那家,因为计划生育 差点把房子给拆了——我勒个去。

当然,村干部 这方面也不可能不知道 村里哪家有多少孩子,钱还是要罚的。只是 对 计划生育罚款的人 多撒点慌,能少罚就少罚咯。


也就是我老爹结婚那年,我爷爷 去世了——据说是肺部长了肿瘤,我估计是在 武钢 烙下的病根。


老爹,老娘 在四矿搬运站搬过石膏;

一家人 在 野外 养过鱼;

后来因为 江泽民 当政时,公粮水费 太重,村里很多田 都荒废了;

于是老爹开始 搞 承包,第一年就包了 21亩;

没有机械,就靠一头牛 一个 梨 把十几亩荒地 开了出来;

贷款2000 买了一台抽水机;

姐姐,我,妹子 放学之后,就下地帮忙干活。

第一年,赚了钱——终于还了贷款,还另外买了一台抽水机,一个 小型拖拉机(还可以耕田的那种)。


一切继续,第二年 买了彩电;

之后陆续 又买了 一台抽水机,小型 割谷器(架在手扶拖拉机前面,麦子,稻谷 割好之后,就会平铺在 田里——没有脱粒功能),这在村里引起了轰动了。

于是很多人 都叫我老爹 帮忙 割谷。一亩田 20元。

后来,聂坡,田店 等那些 很远的 地方都知道 我老爹的 割谷器。

幸苦是不必说的,因为 人都得在 后面站着走——是没有座位坐的。

但是那一年赚了,赚了钱,也赚了远近闻名的名声。


当然,老爹 和 应城农机站 的老板后来也 混熟了(都买了几年的机械,看着我家成长起来的)。

那时还只是买 手扶拖拉机的时候,老爹就带回了 一张 大型联合收割机 的 宣传单——售价是 5W,当时,天文数字 家里是买不起的。

我还记得,当时那张宣传单,就那样放在 家的桌子上,全家人,有事没事就会看一眼,老爹就看得最多。

最后,等到终于攒够了,于是 5W买了 家里的 第一台 大型收割机 —— 湖南龙舟。

因为 一路走来,帮村里人 割了多年,所以 村里人也 都愿意请我老爹 割谷,大型收割机,一亩 50元。

再后来,那台收割机 用了 4年,也要退休了。

正好政府也有补助,老爹就像想买个 浙江柳林,但是 应城 柳林只有两个指标,龙舟有五个指标。

村委的人准备好 所有文件,一起去了 农机站,才得知 两个 浙江柳林 的指标 已经被别的村 抢先了。

没办法,村委的人走了之后。

农机站老板 让我老爹 填了一份政府那边需要的表格,叫我老爹 用 政府补贴价 把 柳林开走了。

回村之后,村委的人都以为我老爹 是不是在市政府有人,可以弄来 指标车——其实不是,只是多年的朋友关系。

当然,当我家有了 第一台 龙舟收割机时, 省委 就给我家 颁了一块 “科技示范户” 的牌子——金光闪闪,倍有面子。

年复一年,一年一个样,现今已经承包了50亩,开始养猪。

近年来,种田不交税了,很多人想将 当初的田从我家要回来种。村委觉得 我家当年开荒如此艰难,今天有人要捡现成的 不太厚道。于是就和我家签订了 十年承包协定,以断他人念想。

当年那个 只能盯着宣传单看 的情景总能浮现在我脑海——有一个目标,即使看起来是那么的难以实现,也足以推动一个家族奋斗的脚步呀。



当然,还是得说一下 爷爷那辈的事情。

爷爷的弟弟后来 留在了田店,在那边结婚,几年已经 80多岁了。

而爷爷的妹妹(也就是 姑婆),则在几年前 去世了。当年丈夫死后改嫁过一次。儿子姑娘也有,但终究没能享几天福。


今年,应城大旱。

小道消息据说 应城某个村,因为水的问题 有人把 村支书一家杀了三口人,包括村支书儿子。

陡河在村书记的协调下,基本每家每户 农田都有了水,今年 陡河 减产 0-5%,算是比较轻的。

田店那边,听说 减产 50-70%,有些田甚至颗粒无收。最后的稻谷,收割下来还 不够 收割机的费用。

田店那边的 和 老爹平辈的(也就是 老爹的堂兄弟) 叔伯,都说:早知道当初就回陡河的。

是呀!陡河 舒姓 的祖坟,前面一个大水库,再往前就是我们陡河小舒湾,后面一片开阔地,再往后就是一片树林。

——风水宝地呀,肿么能不让 陡河的 舒姓后代 越来越好呢!


           

                                                                                                             舒小龙

                                                                                                     2013-10-26 16:14

 

评论回复
共有:4 条评论信息
ShuXiaolong [61.171.*.172]  2014-03-20 12:40:00 评论道:
@shengzhang [221.218.*.115] 迷信这个问题 对个人影响 并不大 —— 有信仰,有畏惧,有惩罚 才有 做一个 好人的心。这年头,不信佛,不信基督 天不怕,地不怕的人 才是最可怕的人哈。【Ps.不信佛,不信基督,不信鬼神——我信仰 天地】
shengzhang [221.218.*.115]  2014-03-19 15:51:01 评论道:
小龙有点迷信
ShuXiaolong [59.108.*.82]  2013-11-08 13:00:08 评论道:
在我今年离开湖北的时候,粮价是 140-145(每100斤,大前年是 180,前年是165,去年是 145);结果很多人都不卖,果然吧:湖北粮食据说被中央调走了,现在粮价都涨到 165 了还没有人卖。(都说吧:“充足的物质储备是 镇压物价的有利筹码”。但是中储粮的蛀虫们的杰作之下,在南旱北捞的天灾之下,在 物价年年上涨的背景之下,粮价肿能不涨呀)
ShuXiaolong [60.194.*.10]  2013-10-27 13:35:26 评论道:
当然,这篇文章在表象上特别的美好——但是背后的人情世故,村委为何对我家的特别照顾。背后都有各方共赢的利益考量,就不多说了。

发表评论

点击刷新